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美母村妇桂英与日本兵
美母村妇桂英与日本兵

美母村妇桂英与日本兵

常小宝9岁男,桂英24岁女(小宝妈妈)常顺生30岁(小宝爸爸),先说说小宝他妈桂英,桂英没嫁人之前就是村里有名的一枝花,是这个小山村里少有的长得肤白貌美,眉清目秀的女子,更吸引人的还有桂英身上那对发育成熟的乳房,桂英的乳房不仅发育的早而且也比别的农村妇女要丰满,桂英走起路来硕大的乳房在总是会在衣服里翻滚,桂英没出嫁那会儿村里好多年轻的后生都去桂英家提亲,桂英家的门板差不多都后生们给踹烂了,后来直到桂英有一次上山挖野菜时出了点意外,结果被山上的一个猎户也就是小宝他爸常顺生给救了,桂英的爹娘又看顺生是个实在人,就把桂英许配给了他,不久桂英就生下了小宝,小宝一家平静地生活在太行山中。自从桂英嫁给顺生后就一直住在这大山里,本来生活过得辛苦但却很平静,可是一天,听顺生打猎回来说日本兵在山口修起了炮楼,这使得小宝一家都忧心忡忡的。果然,平静的生活很快被打破了,这天,顺生刚刚吃过早饭准备出门打猎,临行前,桂英嘱咐到「娃他爸,鬼子现在在山口修了炮楼,打猎的时候小心点记得绕着点走」「娃他妈,其实鬼子也没啥可怕的,都是一双手两条腿的人,能把咱怎样」顺生是听也没听就出发去打猎了,顺生今天运气不错,一连打了好几只野鸡野兔,可等顺生回家路过炮楼时,炮楼里的日本兵发现了狩猎的顺生,也许是觉得顺生是个拿枪的中国农民很危险或者是仅仅是为了取乐,日本兵便向顺生开了枪,子弹穿透了顺生的一只耳朵,差点就要了他的命。这使得无辜的顺生心中忿忿不平:狗日的日本兵为什么拿人不当人,竟对着大活人开枪呢?顺生回到家后一直为这件事情生闷气,桂英看到顺生受伤了还以为顺生是被什么野物给袭击了,后来才从顺生口中得知,这是被小鬼子打的,晚上顺生睡觉时梦见自己被一群日本兵追杀,顺生从噩梦中惊醒,把小宝和桂英也给吓醒了倔强的顺生觉得一定要出这口憋在心中的恶气。可小宝他妈却劝到「娃他爸,做事别这么冲动,这小鬼子可不好惹」「你懂啥啊,我要不弄死这些小鬼子,这些小鬼子迟早有一天要弄死我」,第二天顺生不顾老婆的劝阻,天一亮就来到炮楼对面高声叫骂且鸣枪示威。顺生一枪打掉了一个叫小野的日本兵的帽子,还往炮楼旁边撒了一泡尿,顺生觉得自己真是出了口恶气,晚上回家,不停的向老婆炫耀自己如何威风,可桂英却很担忧她和顺生说「宝他爸,我这心里不踏实万一这小鬼子寻到山里来了,那可咋办」「宝他妈,你就放心好了,小鬼子都是些病猫子,我今天就开了几枪,他们就吓成那样,而且这山里这么大,小鬼子哪找得到」,可顺生没想到他的行为激怒了炮楼里的日本兵,被打掉帽子的小野约上他的一个好哥们八木,去寻仇去了,说是寻仇其实这只不过是小野他们给自己出去瞎混找的借口而已,小野和八木两人属于日军中最让人瞧不起的那类兵,经常是打仗往后退,吃饭打先锋,平日里,也是游手好闲,在城里的时候两人还一起去逛过窑子,也许是因为一起扛过枪一起嫖过娼的缘故,小野和八木成了一对形影不离的好伙伴,现在被发配到山里守炮楼,生活自然是枯燥的,刚好这天不用轮到自己站岗,不如趁这个机会出去外面玩玩走走,没准还能碰上个花姑娘来玩玩,说来也怪,这两日本兵一路游山玩水,歪打正着,走到山里,还真找到了顺生的家。真巧,顺生今天说是出去要打一个大猎物,要第二天一早才能回家,所以顺生也不在家,可顺生的老婆儿子在家,桂英和小宝看到日本兵来了吓的赶忙躲进屋里关上门,可门还是被小野和八木用力撞开了,小宝害怕的抱住妈妈,桂英轻抚着小宝的脑袋安抚着儿子,小野看着桂英这个貌美的村妇,眼睛死死盯着她碎花衣里的胸部看,明显是被小宝妈妈硕大的肉兔吸引住了。「你的男人,在哪里」小野装腔作势的说了一声,「小宝,小宝不知道」八木猛得上前用枪柄狠狠的往桂英身上砸了一下。「嗡嗡……」桂英的世界开始天旋地转,伴随着小宝的尖叫声,和日本兵的吼叫声,她慢慢失去知觉。小野对八木使了个眼色,只见这两人把桂英抬起然后扔到炕上,小宝:“妈妈~~妈妈~” 小野做在那里用,用一只手对着自己的嘴唇做了个嘘~的动作。 “嘘~~,不要说话,小宝的帮你妈妈快活快活的,别吵醒她,不然你妈妈快活的不要了。” 八木也抓住小宝淫笑着对他说「小孩的,你的看着就可以了,你的妈妈要和我们咪西」,小宝又被一阵悉悉簌簌的声音给吸引了。 他看到妈妈仰面朝上的躺着,小野正压在妈妈身上。 妈妈的衣服已经被小野脱了,肚兜被拉到乳房的下边,两只乳房懒洋洋的躺在胸脯上。 小宝往下一看,妈妈的裤子也脱了, 而小野一只鸡爪子一样的手摸妈妈的下身,内裤被拨到一边,妈妈的阴户高高的挺在那里,就连松软的阴毛也看得到。小野抱起妈妈的一条腿,开始隔着袜子亲妈妈的脚,双手在妈妈的大腿的不停的揉搓,小野的嘴巴顺着妈妈的脚到小腿丶大腿丶直到妈妈的屁股到妈妈胯下的耻丘,妈妈毫无知觉的任凭他摆布着。 小野疯狂的亲吻着妈妈的屁股和阴户嘴里发出“吱吱~”的吮吸的声音,唾液浸湿了妈妈的阴毛。 小野把头埋在妈妈的裆胯中拼命的工作着~~ 小宝却走到一旁推着妈妈。 “妈妈,醒醒啊!”小宝边哭边喊着? 但是妈妈仍然没反应,一切全在妈妈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进行了,妈妈就像一堆肉一样被翻来覆去。「花姑娘的,刚刚进门的时候,我的就看上你了,嘿嘿嘿。」小野吸吮着妈妈白滑的大奶子,手揉扯着另一个奶子的乳头。小宝还没有见过这么粗鲁的摸妈妈乳房的,往常小宝大哭的时候,只要妈妈在场,都会跑过来把小宝抱住,轻声安慰小宝。小宝的脸埋在妈妈的胸部上,感受妈妈乳房的柔软和鼻尖的乳香,就会慢慢平静下来。可如今,小宝无论怎么哭,妈妈都只是躺在床上,任凭小野这个日本兵在自己身上对自己为所欲为!小野又开始用舌头在小宝妈妈的脖子上和耳后根上亲吻,油腻腻的脸紧贴妈妈白嫩的脸蛋,真是暴殄天物啊。「干、本当にお母さんの肉の头目、干にはきっと爽死んだ。(干,真他妈的肉头儿啊,干起来一定爽死了。)」小野脱下身上仅存的内裤,向后一扔正好扔到了小宝所在空间的前面,顿时一股尿骚味儿和腥臭味儿扑面而来——这鬼子是有多久没洗过澡了,鸡巴都这味儿了,小宝心想。背对着小宝,小野把小宝妈妈的双腿打开,整个身子压在妈妈上面,两条松垮的腿分成一个倒「V」字,一根暗赤色的阴茎连着一大块赤红的龟头,以及一坨毛烘烘的阴囊垂吊在小野「V」字的腿中间。小宝看的口干舌燥,胸闷无比,因为小宝要亲眼看着一个日本兵要举起他那根臭的不行的鸡巴肏他最爱的母亲了。小宝曾见到过几次母亲和父亲的性爱场面,不过那都是在自己睡觉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没想到现在自己竟能全程目睹母亲像一块肥肉一样被一个小鬼子压在身下奸污失身,小野屁股上的肌肉一收缩,毛烘烘的卵蛋啪嗒打到了小宝妈妈的屁股肉上面。「爽死、中に良いああ、美は私を死んだ!(爽死了,里面好紧啊,美死我了!)」小野欲仙欲死的声音传到小宝的耳朵里,小宝看见一个松软的阴囊不停的从妈妈的屁股缝前面由远到近,耳边传来肉体交媾的「啪啪啪」和木床「吱呀吱呀」的声音。小宝张开眼睛:一个满身肌肉,背身都长了很多汗毛,光头的日本兵,此刻正趴在妈妈丰腴雪白的身上,像是一个发情的公牛一样不停的抽动自己的身体,仿佛每一下都要把整个下半身塞进妈妈的洞口里去似的。「嗯,哼,嗯,哼」此时昏迷中的妈妈也被肏醒了过来,嘴里发出着含含糊糊的呻吟,小宝泪水渐渐干了,可只是能更看清小野如何惬意的干着妈妈——妈妈雪白光滑的大腿上,支撑着一坨松垮垮的肉屁股,屁股下面垂着的毛蛋前后来回,毛蛋连接着的阴茎则在妈妈的阴道,温软潮湿,弹滑无比的肉洞里来回抽插,想停都停不下来。「ええ……うん、お母さん、先に射てよ。(嗯……嗯,妈的,先射吧。)」小野的屁股紧紧的贴住小宝妈妈的身体,卵蛋开始剧烈的起伏——一股一股,小野攒了几年的子孙液正输送入小宝妈妈的子宫里。「うぅ……うん、だめだよ。(呜……嗯,还真是不行了。)」小野把阴茎从小宝妈妈阴道里抽出,赤脚离开。-
-
  ? 小宝双眼死死地盯住妈妈被蹂躏过的外阴——靠近阴唇的阴毛被打湿,两片小阴唇东倒西歪的,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白色液体挂在粘膜上。可这竟然不是结束,也就是过了五分钟,小野的鸡巴竟然又矗立了起来。他抱起妈妈软软的身体,走到了一个小宝观察的死角去。「え、私は犬ができて、私は犬の交式をすることができて、彼女の旦那がこのようにしたことがあることを知っていますか!(哎,放在这个桌上,我就能玩个狗交式了,不知道她老公有没有这样干过他呀!)」这小野竟然想野狗们的交配方式一样干小宝妈妈,可小宝根本什么都看不到,那边却又传来小野干妈妈的「啪啪啪」的声音,还有桌子吱呀吱呀的扭动声。可谓是声声入耳,小宝睁大眼睛什么看不到,但耳朵却知道母亲已经被这个日本兵用羞辱的交合姿势凌辱着,柔软多汁的阴道正逢迎伺候着小野的大肉棒,妈妈被小野压在身下分开双腿,阴道被阳具插入,抽动~~退出~。等一会儿小野干完了,从妈妈身上下来,小宝刚刚一直在好奇的观察着这些大人们的行为,小宝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儿,但是却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怜的孩子哦~如果他知道这是在强J他的妈妈,他会怎么想呐?), 「八木君、あなたには(八木君,该你上了)」八木脱了裤子就把一丝不挂的小宝妈妈抱上炕,那八木阴狠的扫了小宝一眼,突然张嘴,一口咬在妈妈的乳头上,小宝妈妈吃痛的大叫。那八木又一挺身,整根黑粗黑粗的肉棒「刺溜」一声插进妈妈的双腿之间,妈妈痛苦的叫声又转换为呻吟。「疼……疼……拔出来……不要咬了。」妈妈无助的扭动着身体,乳房依然被八木死死地咬住,口水顺着雪白的乳肉一缕一缕的流下来。妈妈的呻吟声伴随着木床的吱呀吱呀,钻进小宝的耳朵,跑到小宝的心里。终于,八木一声闷吼,伏在妈妈身上不动了。他那几十亿的精子都被射进了小宝妈妈的阴道,争先恐后的游向子宫。小宝妈妈伏在炕上抽泣,不敢回头看小宝,她的两腿间肮脏不堪,大片的阴毛被刚才的交合出的液体打湿,肉穴里也渗出一缕缕刚刚被射进的精液。八木穿好衣服下炕对小宝说「小孩啊,你的花姑娘妈妈,大大的好」,此时的小宝有点摸不着头脑,为什么这两个小鬼子看起来这么舒服啊,还要当自己的面来夸妈妈好,小鬼子也会夸人?
--
  ? 还有妈妈现在看起来虽然很难过很伤心的样子,可刚刚那两日本兵和妈妈光着身子在炕上打滚的时候妈妈明显是有点舒服的啊,小宝很疑惑。到了晚上,这两个日本兵饿了,他们就要小宝的妈妈给他们做饭,还把小宝家的一只鸡给杀了来吃,晚饭时,这两个日本兵要小宝的妈妈坐在他们的腿上,八木和小野一边吃肉一边玩弄着怀里的女人好不快活惬意,等吃饱喝足后,这两个日本兵就又开始糟蹋起桂英来,小宝妈妈一丝不挂的躺在炕上,双腿被高高的举起,正给小野操逼。小野儿扛着妈妈的双腿,阳具在妈妈的阴道里频繁的进进出出,两个奶子泄在胸前,“花姑娘的~你的怎么不叫了”小野埋怨起来,妈妈回答说“我都被你们糟蹋了好几次了,哪里还又力气叫” 小野很快泄了,然后是八木上来,妈妈依然是爬在炕上呻吟……他们2人的轮流趴到妈妈身上,很快完成了任务,并把精液射在妈妈的逼里。妈妈继续哼哼唧唧的,把阴户挪到刚才磕到的她的那个炕角上,用力向前顶了十几下,然后“啊~~~”长出一口气,瘫到在炕上,阴户抽搐了十几下,阴精汩汩的冒出来,浸湿了妈妈软软细细的阴毛,横七竖八的贴在阴唇的周围。小野和八木很快就干累了,小野就压在妈妈身上,抱着妈妈。 把妈妈翻了个侧身,他自己也侧身面对着妈妈,将妈妈的一条腿搭在自己的身上,手放在妈妈的屁股上,搂着妈妈睡着了。八木则从后面搂住妈妈脸靠在妈妈光滑的背上,两个日本兵打着呼噜睡着了,夹在中间的妈妈也睡觉了,小宝平时只看过妈妈和爸爸这样睡过觉,没想到日本人也会这样和妈妈睡觉啊。 第二天一早,八木和小野要离开了,因为今天刚好轮到他们守炮楼站岗,再不回去会受长官责罚的,临行前小野把桂英的肚兜拿回去作纪念,还说下次来的时候会拿一个新的给桂英,桂英目送着这两个日本兵远去,不知为何心中竟然有了一丝丝的不舍,桂英心想,完了完了,我这是怎么了那只是糟蹋过我的两个鬼子而已,我怎么会对他们有感情,可他们在炕上的确把我弄得很舒服啊,算了,算了,不去想这些丢人的事了。「孩他妈,我回来了」门外传来了顺生的声音,顺生捕了头野猪回来,「孩他妈,这野猪你先弄好,剥下来的皮到时还得去下山去换点盐吃」桂英点了点头「孩他妈,我看你脸色不太好,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没,没啥事啊」「爸,昨天家里来了……」桂英赶忙捂住小宝的嘴「不要乱说」,「小宝说啥啊」「没说啥,小宝说他饿了,我这就去做饭」桂英系上围裙匆匆的去了厨房。
--
  ? 这以后,小野和八木两人成了桂英家的常客,不过还是在顺生不在的情况下,因为小野他们觉得自己只是出来找找乐子,没必要和人大动干戈起冲突,小野这次给桂英带一件用丝绸做的上面绣了鸳鸯戏水的新肚兜,这还是小野以前从被他奸污过的一个妇女身上扒下来的,小野这些日本人觉得珍贵的这些女人们常年生活贫困给她们一点好东西他们就会感恩戴德,桂英穿上肚兜试了试,觉得很满意,小野见状上前搂住桂英说「你的,要报答的干活」「那我要怎么报答啊?」小野话也不说,脱了裤子躺在炕上,在一旁的小宝只见他抱起妈妈的白屁股按在了他矗立的黑肉棒上。「刺溜」一声,肉棒挤开妈妈的阴唇直入温暖潮湿的肉穴内,只剩两颗毛烘烘的黑肉蛋留在外面,耸拉在他的大腿根上。妈妈饱满的屁股被小野的满是青筋的手抓住,手指深深陷在小宝妈妈的肥腻的屁股肉中,他的肉棒撑开小宝妈妈屁股缝中深色的肉穴,肉穴口紧紧包着小野黑色的肉棒,肉棒不断抽插带出丝丝晶莹剔透的淫液,滴落在他的阴囊上。不仅如此,小宝虽然只能看到他俩的交合部位,但听声音,妈妈的嘴好像也被他的舌头堵住,「呜呜」的发不出声来。小宝妈妈的小嘴被小野肆意亲吻,肮脏的口水在妈妈的口腔里流淌,妈妈的雪白的屁股被小野大手操控,像打桩机一样不停地打在小野枯黄的大腿上,肉穴被那根黑肉棒堵得死死的,大阴唇裹着黑肉棒肉身上上下下。小宝出生的地方,如今离小宝不过三四步的距离,却眼睁睁的看着那柔嫩的肉穴如今却套住一个日本人的大肉棒,他的龟头可以滑过妈妈肉穴里面每一寸的肉褶,最前端的马眼随时能发射数以万计腥臭的精液到妈妈的子宫里。「嗯……哦……哦……哦。」妈妈的嘴终于被小野松开,嘴里呻吟着,双脚无助的随着小野肉棒的冲击而挥动,手紧紧抓着床上的被褥。终于,小野的黑肉棒停止抽插,整根紧紧地塞进小宝妈妈的肉穴里,阴囊起伏。一分钟后,小野把小宝妈妈从他腿上推开,一根微微有些疲软,但仍坚挺的肉棒从肉穴处划出,紫色的龟头还残留着些许白色的精液。晚上,顺生和桂英睡觉时,顺生见桂英穿了一件新的肚兜就好奇的问到「孩他妈,啥时候买了件新肚兜还挺好看的」「噢,这是我前天去山下赶集时买的」顺生不知道这件肚兜其实是自己被戴了绿帽子的象征,小野他们现在每次来都会带点东西,像什么罐头,饼干,糖果之类的,这些东西每次都被小宝一扫而光,八木有一次还给小宝带了一只小狗,小宝把这只小狗取名为小黄,小宝现在也不烦这两日本兵了,每次他们在操自己妈妈的时候小宝都只是在远处看着,后来小宝也看的无聊就跑出去玩了,小野和八木不仅性爱的能力强,时间长,而且花样也多,他们和桂英尝试了各种各样的性交姿势,每次都把桂英操的七荤八素,欲仙欲死,当这两日本兵走的时候桂英都会意犹未尽般的和他们搂抱亲吻,桂英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这两日本兵,桂英每天心里都在盼着小野和八木,与此相反,桂英对顺生的态度越来越冷淡,顺生觉得奇怪于是他决定要探个究竟,这天,小野八木两人又不约而同的来赵桂英,桂英见他们来了,就热情的迎了上去。和小野八木又搂又亲的进了屋,一场疯狂鱼水之欢又开始了,小野一屁股坐在炕上,八木个浑身是肉壮硕的男子抬着小宝妈妈柔软的身子,把她放在小野的身上。紫色的龟头慢慢挤开小宝妈妈的阴唇,进入了小宝妈妈的阴道里面。小野体毛茂盛的大腿紧紧贴住小宝妈妈的大屁股,而小宝妈妈的肉穴早就是阴水泛滥了,从阴道里流出来的透明液体顺着小野的鸡巴六道他的阴囊上和大腿根上,很快炕上的裹布就湿透了一大片。因为小宝妈妈的全身被小野臀部肌肉的力量拱的上下乱动,她脚上的绣花鞋也都随着来回摆动。八木这时候一把抓住小宝妈妈跳动的小腿肚子脱下她脚上的鞋子闻了闻,就伸出舌头从她裹着白袜的脚趾头,顺着袜脚一直舔到大腿肚子上。一边舔还一边用另一只手撸自己的鸡巴,看来他对小宝妈妈的脚和大腿很感兴趣啊!小宝妈妈全身上下的肉体,都被这两个男人支配着——她的小肉穴被小野的大肉棒猛插,脚也被八木的舌头蹂躏着。
--
  ? ? “哦……小野太君……哦……好棒……啊……太深了……哦……哦……啊……你好厉害……小骚货这样会被你插穿的……哦……”小宝妈妈的阴道被小野猛烈地插进抽出,巨大的快感让小宝妈妈浪叫起来。小野像是憋坏了似的,毫不顾忌地开始冲刺,大肉棒在小宝妈妈的阴道里全根进、全根出,大开大阖,很是壮观。“蹬蹬蹬……”这时一阵快步走路的声音,而且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促,往屋子方向走来了。可惜,房间小宝里妈妈淫词浪语的声响太大了,完全盖过了急促的脚步声。又或许,对于此时即将攀登到欲望巅峰的小宝妈妈和小野来说,其他一切都是不予理会的!“哦……小野太君……你好棒……啊……你太会干了……小屄爽死了……哦……又插到顶了……啊……大肉棒好粗啊……哦……好充实……小野太君……我爱死你了……”快感越来越强烈,小宝妈妈开始语无伦次。大量的淫液从阴道被大肉棒带了出来,白白的,染白了小野的大肉棒,染白了小宝妈妈和小野的阴毛,还有相当多的淫液顺着小野的大肉棒,沿着睾丸、屁股,流到了床单上,打湿了一大片。整个场景太淫荡了!-

-  ?小宝妈妈和小野马上就要高潮了!“砰”!就在这时,屋里的门猛地一下被踹开了!顺生回来了!只见顺生瞪圆了双眼,目不转睛地盯着正在床边剧烈抖动、尽情交媾的桂英、小野和八木!顺生的脸部已经扭曲了,一脸的不可置信,他的眼里写满了愤怒、屈辱、难过、失望…… ? 小宝妈妈和两日本兵猛地一惊,不约而同地朝门口看去。见是丈夫,小宝妈妈的顿时变得苍白,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小野也是猛地一怔,眼神的慌乱显示出他也完全没有想到此时此刻顺生的出现…… 但是,桂英和小野此时均处于欲望巅峰的边缘,此时此刻、此情此景如何能够停得下来?这会儿就是在他们头上架一把刀,相信他们也会把胯下的激情动作进行到底……“哦……小野太君……哦……每一下都插到底了……哦……不行了……我要死了……太爽了……哦……哦……啊……哦……我……太爽了……哦……哦……小野太君你太强了……哦……哦……我就要来了……哦……哦……哦……来了……哦……我死了……死了……”小宝妈妈本来身体就异常敏感,已经到了高潮的边缘,这一下被丈夫捉奸在床,这种当着丈夫的面和奸夫直接偷奸的强烈刺激顿时让小宝妈妈不堪忍受,迅速地败下阵来,欲仙欲死的高潮翻江倒海般来了。只见小宝妈妈全身紧绷僵硬,迅速地抽搐起来。此时,只见小野的大肉棒的丝毫不顾忌门口正在愤怒注视的顺生的感受,又像是有意在挑衅似的,在小宝妈妈淫水泛滥的阴道里剧烈迅速地插入抽出,带出来大量小宝妈妈的淫液,乳白色的淫液把大肉棒都染白了,还有些打湿了小宝妈妈和小野的阴毛,还有相当多的淫液顺着小野的大肉棒,沿着睾丸、屁股,流了下来,形成一道淫靡的小溪……小野的抽插动作很迅猛,撞击在小宝妈妈粉嫩的翘臀上,发出“啪啪啪”淫荡的撞击声——整个场景太淫荡了。“な……小的……君はあまりにも騒が騒……騒すぎる……あ……私も来ます……よ……あなたを……あ……(哦……小骚货……你太骚了……太骚了……啊……我也要来了……哦…)…射死你……啊……”小野也受不了小宝妈妈的浪叫,在门口顺生的注视下,同样感受到了一种当着别人老公的面和他的老婆直接偷情的强烈刺激,小野再抵死狠命冲刺了几十下后,大龟头在小宝妈妈剧烈高潮导致的阴道强烈收缩的刺激下,精关一松,终于在小宝妈妈的阴道里射出了全部的子子孙孙。 ?“好啊!桂英想不到你竟然和日本人,你们这对狗男女!居然做出这种事情……”顺生一脸的不可置信,惊讶、茫然的表情表明他明显接受不了眼前的场景——桂英居然去偷人了!偷人的对象居然还是两个日本鬼子!桂英居然干出这么不知廉耻、伤风败俗的事情!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刚才桂英和日本兵居然无视他的存在,当着他的面居然继续做爱!最后居然高潮了!小野最后居然敢把精液直接射在桂英的阴道里!顺生越想越气,脸色变得苍白,他已经出离的愤怒了!-

-  ? 桂英很是害怕,把脸埋进了小野的怀里,不敢去看顺生。真是让人难过啊!此时此刻,桂英下意识去寻求保护的居然是小野!小野则紧紧地抱住桂英,看着顺生一言不发,似乎在想着什么。“你怎么对得起我?”顺生脸色变得苍白,继续数落着自己的老婆、“桂英!我早就怀疑你外面有人!不过我怎么也想不到会是这两个家伙!他们可是日本鬼子啊!还打伤过我!”屋子里,顺生的声音越说越大,开始浑身发抖。很显然,顺生已经很激动了!“我要打死你们这对奸夫淫妇!”顺生说着举起猎枪,就要朝桂英他们开枪…… ?「爸爸,不要开枪打死妈妈啊,不要啊」小宝此时跑来抱住爸爸边哭边喊着,爸爸顿时停住了脚步,举着枪一动不动,很显然,爸爸被小宝的哭声阻止住了,慢慢地放下了原本高举着的猎枪, ?“你的!现在你的也看到了,你的常年在外,我们的帮你照顾一下你的老婆!”小野见顺生放下了猎枪,很是满意,放轻了语气,慢慢说道,“你的老婆是个女人!是个漂亮又娇弱的女人!她的需要男人在她的身边!”小野说得抑扬顿挫,很有气场!此时此刻,只见顺生耷拉着脑袋,垂头丧气地站在那里……而小宝妈妈,则依旧依偎在小野的怀里,不敢去看丈夫。不过,小宝妈妈现在气色已经恢复了过来,慢慢地变得红润了。「你这个家伙上次不是还在我们的炮楼旁撒尿吗?我们的现在已经在你老婆的那里撒了好多回尿了」在后面揉捻着小宝妈妈乳房的八木说到,桂英也随声附和道「就是,就是,你上次在太君那里撒尿,太君都没怪罪你」顺生没想到自己的老婆会和日本人一起来羞辱自己,只见顺生抬起了头,看了一眼仍然坐在床边的赤裸的桂英和小野,眉头一皱。这时他猛地发现小野的大肉棒依然深深地插在妈妈淫水泛滥的阴道里!他不得不感叹小野的性能力,射精这么长时间了,居然还没有完全疲软,在桂英雪白翘臀的包裹下,只能看见小野那两个像鸽子蛋大小的黑色睾丸,上面还沾有桂英阴道里溢出来的白色淫液,看上去真的好淫荡!小野的两只大手依然紧紧地抱着桂英雪白丰满的翘臀,似乎在向顺生宣告:桂英是他的!而桂英,则紧紧地趴在小野的怀里,两只巨乳紧紧地贴在小野的胸膛,已经挤成了圆饼状,桂英的两条玉腿,则仍旧紧紧地盘在小野的腰上,松也不肯松。桂英的脸是朝里的,不去看门口的顺生,而是面向小宝,小宝可以清楚地看到妈妈脸上透露出来的温柔。 这对顺生来说绝对是奇耻大辱!自己的老婆无视自己存在,当着自己的面和别的男人白日宣淫,事后居然泰然处之地与奸夫赤裸相拥在一起,关键是居然当着自己的面,用这么一种淫荡的姿势继续依偎在奸夫的怀里!太过分了!顺生觉得又气又辱转身走了,出门的时候把屋子的门狠狠地往里摔了一下关上了!望着顺生运去的身影,桂英倒觉得无所谓,管他日本人中国人,只要是有对自己好,能满足自己性爱的男人就够了,反正对自己而言男人多的是。-
-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