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沉沉睡去的母亲
沉沉睡去的母亲

沉沉睡去的母亲

看母亲已经沉沉的睡去,而脸上那甜美的笑容足矣说明,她有多么满足。可
-以想象,我的种子正在寻找一切机会在她体内生根发芽茁壮成长。不久,在曾经 -
养育我的地方,我的下一代差不多就该形成了吧? -
  起身抱着昏睡的姨妈到了沙发边,将她放到了沙发上,而当我要将外婆也抱 -
到沙发上时,外婆忽然一动,居然费力的睁开了眼睛。她勉强的说:「亲爱的 -
……你……你还可以再来吗?」我点点头,不过却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她现在连
-睁开眼睛都很费劲,难道说还没有满足?」那就好,」她似乎有了些精神说:
-「那就再在我身上来一次吧!」看我迟疑,又解释道:「你知道,医生说我现在 -
还可以怀孕,但时间不会太久了,但我真的想给你生个孩子,哪怕只有一个也好 -
……」她的呼吸已经调整了过来,可我听了她的话却很是感动。 -
  虽然不想继续对她杀伐,可既然她有这样的要求,那我还能说什么?还是行
-动吧!为了让她省点力气,我将她放到沙发上,提着那双修长而不失肉感的大腿 -
向着她身体对折过去。虽然她的大屁股是悬空着的,可现在却是高高抬起,蜜穴 -
一张一翕的像是饥饿的孩子在张嘴乞求食物。看着外婆虽然疲累但很坚决的表情,
-我再也忍不住,俯身亲了亲她那性感地嘴唇,然后更是蹲下身子,抱住她那硕大 -
的屁股对着她高耸的阴阜亲了又亲。她被我亲得一阵颤抖,阴唇居然都收缩抽搐 -
了几下,但我没有理会,而是继续向下,掰开她两瓣雪白的臀肉,神情的亲吻上 -
她的颜色虽深,却也褶皱清晰地菊花!「哦不,那里脏的……」外婆扭动几下大 -
屁股想要躲开,但她不是不喜欢,只是觉得让我亲她屁眼有点过意不去。我还是
-没有理会,继续抱住大屁股亲了一会儿,感觉差不多了才心满意足的站起身,舔 -
了舔舌头,没想到那里的味道也不错!清香扑鼻的,难怪早晨她们洗澡洗了那么 -
久。 -
  「亲爱的外婆,我来给你下种了!」虽然我说的是土话,但外婆显然明白了 -
我的意思,「哦,好,我等不及了,你快来吧,外婆要给好外孙生一大群的孩子!」 -
既然她已经等不及了,那我自然不会客气,扶正她大屁股的位置,调整好鸡巴的
-角度,对着那淫水已经再次渗出的蜜穴,一坐腰,「滋……」整根鸡巴没入了进
-去!「啊……」外婆的叫床声再次响起,我对她的杀伐也再次开始了!
-  在我的鸡巴时而如重炮猛击,时而如蜻蜓点水的轰杀下,外婆的防御迅速土 -
崩瓦解,本来就没有恢复精力的她再次高潮不断。我没有怜惜,因为我知道现在 -
她最需要的安慰就是我将浓缩全部生命精华的种子播撒到她体内那片应该不差于 -
母亲的,同样是极度肥沃的,适于播撒生命的土壤里! -
  我的身体完全失去了控制,大脑里已经是一片空白,本能的反应驱使我不断 -
的加快速度,将鸡巴在外婆阴道里奋力进取,直捣黄龙。在外婆高潮了四五次后,
-我也被她的阴精刺激得舒服无比,酸麻的感觉自尾椎直达头顶百会,「外婆… -
…你快动……我来了。哈……」外婆刚奋起余勇将大屁股努力上挺,以便使她的 -
蜜穴离我的鸡巴更近,更加方便我的冲击,我便压抑不住心中的兴奋,大叫一声, -
将精液射入了进去。「啊……」外婆被我火热的精液一烫,也是一个哆嗦,再次 -
高潮泄身,接着人就再也支持不住晕了过去。我努力的将精液射向外婆体内最深
-处,但最后也是感觉一股疲累难以控制的袭了上来,也不拔出鸡巴,就趴在外婆 -
身上睡了过去,睡的特别沉。
-  连续几天,我的生活都是吃饭睡觉,做爱再做爱。当然,我每次不是把精液 -
射进母亲的子宫,就是射进外婆的子宫,相较之下,其实还是射进外婆的多一些。
-虽然我非常渴望让母亲怀上我的孩子,可那天她们的话都说明了一个问题,就是 -
外婆现在还可以怀孕,但机会不会太多了。而母亲还很年轻,还有的是时间,所
-以,我也就尽可能的多给她一些机会。 -
  半个月以后,我忽然接到海琴的电话,她们处理完老家的事情,来找我们了。 -
  母亲开车把她们接到了住处,我激动得抱住她们每人亲了又亲,久别重逢的 -
喜悦让我笑得连嘴都闭不上了。可细看之下我发现,海曼还好说,除了有些晒黑, -
变化不大,倒是海琴,清瘦了不少。她本来就不是身高马大的类型,现在跟母亲 -
她们站在一起更加显得弱小了!「你瘦了很多,是想我吗?」我其实是有些想逗 -
她开心的意思,可没想到海琴居然被我一说,眼泪哗的流下来,抱住我扎在我怀
-里大哭起来! -
  这下轮到我手足无措了!看看母亲,我向她投去求助的眼神,可没想到母亲 -
竟然做了个可爱的,但此时对我来说却是近乎抓狂的笑容,然后耸了耸肩,转身 -
进屋去了。而外婆和姨妈自然是跟着她走,有些幸灾乐祸的留下我孤助无依的站 -
在门厅,只能搂着海琴说不要哭之类的毫无用处的话安慰。关键时刻,海曼帮忙 -
了!她一边劝海琴,一边对我说,她们父母知道海琴跟父亲这样的金龟婿「离婚」
-了,都骂她不懂事,她们又不能说我的实际身份。最后,还是海曼机智的拿出母 -
亲拿给她的,作为聘礼的八万元钱交给了她们父母,才把事情缓和下来。其实,
-后来她们父母知道我的身份是「外国人」,而且,在国内投资不少时也换了副嘴 -
脸。对海琴固然不再埋怨,对海曼更是亲热的让她自己都觉得不适应,要知道,
-她们老家重男轻女的思想很严重,从小她们父母可没少打了她们。 -
  本来事情也算是圆满了,听说海曼要跟我结婚,她们的父母自然是欣喜若狂, -
可对海琴似乎就觉得会给他们增加负担似的,居然没告诉她,就给她偷着去找婆
-家了。海琴知道后多年压抑的怒火终于爆发了,她一边大骂父母见钱眼开,一边 -
告诉她们自己离婚后也找到了新的归宿,而且她离婚后也分了百万以上的财产。
-没见过海琴对自己发这么大脾气,她父母自然有些挂不住,周围邻居听她骂的那 -
些话后,也都或明或暗的说她父母不该那么势利。而她说自己也分得了上百万的 -
财产更是让她父母心里懊悔不已,可海琴没有管那么多,她多年的怨气,怒气彻
-底爆发,如果不是海曼拉她回来怕是不知要闹出什么事情来呢。 -
  听海曼说完我才明白,海琴是觉得自己太委屈了,想到她父母的势利,我也
-是心情激动,「别哭了,你们两个我一起娶!」听我这么一说,连海琴带海曼都 -
是一愣,可她们看我气冲冲的样子不像是逗着玩,海琴虽然眼泪还没有干,但也 -
不敢再哭,悄声问我:「你是不是没想好呀?我们两个你一起娶?让吗?」「我
-怎么没想好?咱们现在是泰国籍,而且在泰国已经是合法夫妻了,还怕什么?」
-我一说她们才想起,也是,这么多年了,突然换了国籍还真忘了。 -
  联系了一家颇具规模的婚庆公司,按照海琴她们的想法,要来个纯粹中式的
-婚礼,所以就没有要婚车,而是用轿子,将她们从化妆的影楼抬到订酒席的饭店。 -
本来,我还想要少惊动别人,可海曼说她们的父母和不少亲戚都要来参加婚礼,
-没办法,只能这样了。可考虑到穿帮问题,就索性告诉她们的亲戚,她们姐妹两
-个都是嫁给我,一个所谓的泰国华侨,婚礼就在当地最好的一家酒店举行。本以 -
为会有不少麻烦,可没想到她们的父母竟然没有生气,而是喜笑颜开的说好,当
-然,对于我送的定礼也都收下了。 -
  婚礼当天,在据那个婚庆公司说,是他们公司最好的司仪的主持下,婚礼顺
-利举行。当然,为了掩人耳目,母亲她们只是以挚友亲朋的身份出席,我们的关
-系还是尽量保密好。 -
  洞房花烛夜少不得对这对姐妹花大加征伐,必须确立我的权威,特别是在床 -
上!
-  似乎该心满意足了!可大约也就是一周的样子,母亲告诉我,她接到了父亲
-的电话,让我去公司一趟说是难得回来,想见我。本来已经忘乎所以的我心情一
-下子就冷了下来,终于要见父亲了,海琴说她跟父亲说过我跟海曼的关系有可能 -
有发展,而父亲跟她那么痛快的分手其实也跟这有关。一想起父亲我总是有一种
-难以言表的歉疚,他常年不在家是为了让我生活的更好呀!我对他的报答却是这 -
样,可以说是恩将仇报了。可该来的终究要来,我没有理由拒绝,那就去见父亲
-吧!
-  母亲开车送我到了父亲办公地,她没有跟着我进去,而是坐在接待室喝着前 -
台小姐倒给她的咖啡,用眼神鼓励我一个人去见父亲。知道我的身份,前台小姐 -
以为我是因为对父亲的敬畏而有些发憷,朝着我微笑说:「总裁今天挺高兴的,
-好像还给你带礼物了呢!」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朝她点了点头算是回应,谁能知 -
道我此时的心情?再长的路也有走到头的时候,长长的走廊显得那么短,很快就
-到了办公室门口,我习惯性的推开门,发现父亲正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  「来了小满。」看见我他很高兴,我也笑着回答:「是,您才回来呀,这次 -
好像感觉您比以前出去时候都累。」父亲笑着点点头,虽然脸上有疲劳,但却很
-高兴的样子说:「是,这次去的地方多,而且,每一年身体都会比上一年差很多, -
哎……」说着他摇了摇头,向我招了招手,示意坐下。我便坐到了他身边,在他
-殷切目光注视下,我心跳都感觉快要失控了!
-  问了问我学习的情况,又问了问我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其实,在我对父亲 -
单薄印象里,他很少关心这些事情。但还是如实的跟他说了我的情况,他笑着听
-完,忽然说道:「那天你海琴阿姨跟我说,你跟海曼感情很好?」终于说到正题
-了,我紧张的不得了,可还是没有回避,当然也不能回避。「是,我们……我们
-在……交朋友……」说到后面我的声音还是小了。父亲却很平静,点点头说:
-「恩,她比你大三四岁,也还算年纪相配,你们就试试看吧!看看能不能合得来。」
-说完他没有再说什么,低头沉思着。我也不敢打扰,就静静的坐着,等着他说话。
-  「我跟你海琴阿姨已经分手了,」他没有抬头而是继续垂着头说道:「一方 -
面是为了你跟海曼,但也是为了不耽误她,我跟她在一起还是不合适,毕竟我要
-常年跑外,对她约束太多了。」他忽然问我:「她去泰国投资,你知道吗?」我 -
没想到会问这个问题,顺口就说到:「知道,是当地的华裔弄的项目,据说回报 -
不错,而且她好像已经入了泰国籍了。」我正在后悔自己说多了时,父亲却点点
-头说:「我知道,她投资其实主要还是为了国籍,海曼也是泰国籍了吧?」没等 -
我回答他继续说:「这样,你如果跟海曼有发展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毕竟知道 -
我跟海琴关系的人本来就不多。」他还是在为我考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挺对不起你的,包括你母亲。」父亲忽然说:「虽然, -
我能给你们钱,但从感情上却是欠你们良多。所以,海曼的事情不要有顾虑,本
-来就没有什么血缘,而且,现在连最后的那点姻亲关系都没了,你们不必忌惮什 -
么。」我哭的心都有,如果这时候我告诉父亲,我不止跟海曼已经正式结婚,连
-母亲,姨妈,外婆,甚至包括他曾经的续弦海琴都娶了,他会不会疯掉?但我不 -
是傻子,这样的事情决不能说,特别是在父亲面前。 -
  跟我又说了一会儿话,本来父亲准备跟我一起吃饭的,可忽然接了一个电话, -
说是外地一个老板来找他谈生意,他只好抱歉的跟我说下次再说了。
-  从父亲处回来,坐在车上一句话也没有跟母亲说,母亲也没有跟我说话。直 -
到到了家,她停好车,就在我们要下车的时候,她忽然开口说:「亲爱的,你跟 -
你父亲谈的应该很好,为什么不能高兴一些呢?」我这才回过神来,歉意的说: -
「哦对不起妈妈,我心里有些感触,我不是有意不理你的。」「嗨,不要叫我妈 -
妈了,明白吗?」妈妈装作生气的样子,特别的可爱。「哦对不起,我又忘了,
-只能在床上叫你妈妈对吧娜佳!」母亲俏皮如小女孩的撅着嘴跳下车,我也跟着
-回家了。
-  生活还要继续,每天都要辛勤劳作,将我的种子在母亲她们体内播撒。虽然,
-海琴她们也有强烈的给我生孩子的意愿,可母亲说她们不能同时怀孕否则我会很
-难熬,海琴她们也知道我的情况确实如此,只好先享受我的爱抚而不急着创造生 -
命的结晶了。
-  终于母亲的肚子有了动静,在连续一个多月的耕作后,母亲告诉我她的例假 -
没有准时到,去医院检查时候确定是怀孕了。我高兴,母亲高兴,其她女人难免 -
会有些失落。不过,我承诺她们都有机会,她们也就不是太过在意。又过了两个 -
月的时间,母亲肚子已经明显大了起来,我每天都给她照几张相,有穿孕妇装的
-有赤身裸体的,总之要留下她每一天的记忆。而这时候,外婆又传来喜讯,她的
-例假也没有准时到,而检查后被告知是怀孕了。她最怕是到了绝经期不能生孩子, -
没想到会成功,激动之余她差点跳起来。 -
  当母亲顺利产下我的第一个孩子时,初为人父的喜悦充斥了我的全部思维。 -
面对这个胖嘟嘟如同肉球一样的,既是我的儿子又是我弟弟的小生命,心里的感
-慨真的很多!为了防止孩子有什么缺陷,我们每周都按时去检查身体,找了专门
-的营养师为母亲量身定制最佳的配餐菜谱。而这个孩子目前来看是健康,没有缺 -
陷的。看出躺在床上,虽然有些憔悴但精神很好的母亲,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 -
谢她才好。「妈妈,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VIP病房没有别的病人,
-姨妈在看着孩子,我便向母亲说出了心里话。「哦,宝贝儿,你又忘了我们说过 -
的,除了在床上,否则不许叫我妈妈吗?」母亲笑了笑说:「这其实更主要的是 -
为了以后孩子好,不然你随口叫我他会思维混乱的。」我明白母亲的意思,点了 -
点头,亲了她一下,逗她说:「但是我们现在也在床上,你躺着,我也有一半在
-床上对吗?」母亲笑道:「是,没错。不过,说真的,我为你生孩子只是一个妻
-子的责任,不用感谢的!」「当然,」孩子似乎睡着了,姨妈走过来插话说: -
「那么你现在已经生了孩子,伊莲娜也快生了,我是不是也可以要一个了?」
-「等我恢复了,你就该准备了。」母亲满足的说:「不止你,海琴她们也可以准
-备,要给他生很多的孩子,我想我也会再给他生的。」
-  过了两个月,外婆伊莲娜也顺利生产了,是个女孩。由于外婆和母亲都是生 -
育过孩子的,而且屁股本来就比较肥大,髋部骨骼打的很开,所以都是顺利自然 -
分娩,没有剖腹产。我已经顺利完成中考,升入了本校高中部。结业式上,同学 -
们看着抱着孩子来接我的母亲,外婆,还有肚子已经突出的姨妈和海琴,当然少 -
不了在一旁忙着照顾她们的海曼,纷纷问我是什么人。我只说是我的女人,别的
-却都没有解释,虽然他们肯定不会相信,但这确实是真的。
-  按照我们的计划,海琴跟姨妈在母亲和外婆恢复后也有了身孕,而海曼为了 -
不耽误学业,只好再等等了。 -
  考虑到实际情况,我们给孩子们都申报了中国国籍,毕竟还是这边环境更安 -
全。 -
  过年时候,我们请了影楼的照相师到家里,为我们拍了全家福,我坐在中间, -
母亲和海琴坐在两边,她们都曾经是我该叫妈的女人。外婆姨妈,还有海曼三人 -
在后面,而且除了海曼每个人都抱着孩子,外婆还抱着两个,她总想在停止排卵
-前给我多生几个孩子,结果如愿以偿的,很快又种玉成功。母亲曾经跟我说过,
-我应该找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可我没有答应,毕竟海曼年纪比我大不了几岁。 -
而且,不管怎么说,我们这样的家庭关系是一般人难以接受的,何必为了一个本
-来就不认识,更加没有一点关系的女人来破坏这些和我更加亲密的女人的关系呢?
-我偶尔会去看看父亲,他也会尽可能的把我往他的交际圈里面带,我当然知道他
-是想让我以后接手他的生意方便。
-  总之,娶了母亲她们,并让她们给我生下孩子,我的一个重要心愿已经满足,
-算是尘埃落定了。以后的事情不可预料,但有亲密的家人陪伴,我什么困难都不 -
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