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死前的交合
死前的交合

死前的交合

深秋的夜,如此的安静。就像如同这个季节的湖水一般深邃。沐浴后的女人躺在床上,听着远处传来的吱吱的秋虫鸣叫,内心只觉得一阵宁静。
-
-  她本是江湖上小有名气的剑派「万花门」的首席弟子,因为相貌出众,且武功高强,因此在江湖上有了「万花仙子」的外号。
-
-  江湖上并不缺乏美女,但美貌与武功兼备的佳人却是凤毛麟角,再加上她一直性情直爽,颇有须眉气质,因此追求者自然也是数不胜数。但万花夫人自己却一直心如止水,一心只为师门发展尽力。
--
  但出人意料的是,在一次聚会上,万花仙子却突然宣布自己即将成亲,而对象尽然是一个毫无武功,且年纪已经四十有余,且并不算富裕的普通商人。-
  听到这个消息后,师门的所有人都立即反对,为此,万花仙子的师傅甚至差点要动用门规。
--
  在这个年代,商人并不被很多人看得起的,无论是位列朝堂的士大夫,还是躬耕山野的农民。他们认为商人不靠双手,只用一张嘴,就可以享受锦衣玉食,荣华富贵。
-
-  但性烈如火的万花夫人却坚定不移,甚至以死相逼。最后,还是一位本派中备份极高的长老出来调节才作罢,但万花仙子也因此被逐出了师门。-
-
  万花仙子嫁给那个叫张世栋的商人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初到京城做生意不久的冀北人,生意规模也并不算大。但说来越怪,两人成亲后,张世栋的生意竟然一帆风顺,短短数年间已经成为了京城数一数二的巨贾了。-
-
  丈夫的宠爱,富裕的生活,可爱的女儿。一个女人最想得到的东西她都有了,因此她心中充满了满足感。-

-  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大家的称呼也从万花仙子变成了万花夫人,但女人的美貌缺丝毫不减。
-
-  褪去了少女的羞涩,沐浴过后,穿着雪白的蚕丝浴袍的她,浑身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丰硕的玉乳把浴袍撑起了个帐篷,修长的玉腿如雪般洁白。这具充满母性的躯体,就像是高明的匠人的杰作一般。-

-  万花夫人望着昏暗的灯火,听着阁外水池里青蛙的鸣叫。已经为人母的万花夫人虽然练武时间大大减少,但每天晚膳过后练一练剑,然后用玫瑰花瓣泡澡的习惯却从来没有改过。
-
-  她喜欢玫瑰花的香味,更喜欢感受自己在沐浴后散发出的美丽,这是每一个美女都会引以为傲的东西。
--
  这些年来,丈夫越来越多忙在生意中,陪自己的时间也越来越少。此时的万花夫人已经几乎被江湖忘却,完全变成了一个商贾人妇了。
-
-  但每当夜深人静独自相处的时候,她也难免会去回忆那个天天白衣胜雪,来去如风的岁月。
-
-  突然,宁静的夜晚被「啊………」一声惨叫撕得粉碎。
--
  这一声凄厉而尖锐,声音中充满了绝望。万花夫人立即起身穿衣,准备出去查看,虽然离开江湖多年,但警惕性却是根深蒂固的。-
-
  「救命啊……杀人来……」更多的凄厉声音伴随着透过窗户射进来的血红的火光传来进来,万花夫人来不及更多地穿戴,只套上了一件外衣,便匆匆抄剑冲了出去。-

-  推开房门的万花夫人立即被惊呆了,那个温暖的庄园已经变成了人间地狱。西厢房的房屋已经被熊熊的火海包围,火焰在秋风的吹动下不断乱窜,被烧毁的木屑带着火星四处喷溅。
--
  园中的陈设倒了一地,仆人,侍女,家丁四处奔逃,几个镇定的家丁正在不断打水灭火,但杯水车薪完全无济于事。刚压住的火头,迅速又窜了起来。
-  突然,墙头出现了十几条黑影,这些黑影手上握着长剑,钢刀,还有很多奇门兵器,见人就杀,转眼间已经砍倒了十几个人了。
--
  万花夫人这时眼睛里几乎喷出了火,仗剑向最近的一个双手持着判官笔的黑衣人刺了过去。-
-
  黑衣人感觉到了来剑,拿判官笔往胸前一封,万花夫人的剑尖本来就要和判官笔相触的时候,突然手腕一抖,顺势向黑衣人的手腕削去。
-
-  黑衣人似乎早有准备,一边缩手,一边用另外一只判官笔向万花夫人的肩头点去。这一招甚是精妙,一招连消带打,如果遇到武功稍有不济的人,肩头穴道已经被点上。
--
  而万花夫人却毫不退缩,剑锋向上一撩,径直刺向黑衣人的后头。这一招看似求死的打发,其实却是最合理的选择,自己中招最多不过被点住肩头穴道而已,而对方中招却必死无疑。
--
  黑衣人见万花夫人的化解方式,不由得也叫了一声「好!」然后突然向旁边一窜,以一种很诡异的身法躲过了这夺命一剑,但同时,判官笔也不能向万花夫人进攻了。
--
  万花夫人正待继续进攻,突然听得耳后风劲,慌忙低头,一个流星锤几乎擦着头皮过去。显然,黑衣人其他的同伴出手了。
--
  躲过这一招之后,万花夫人突然想起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丈夫和女儿,此时他们生死未卜,虽然有护院保护,但那些护院的武功和这些黑衣人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  于是万花夫人手中的剑法一边,变得迅疾狠辣,逼得两人连连后退。-

-  就在占据上风的时候,突然万花夫人看到了一幕绝望的情形。一个手持钢刀的黑衣人把一个圆滚滚的事物往她丢了过来,一看之下,尽然是自己丈夫的人头。虽然有些血肉模糊,但额头上的一块伤疤却证明了他的身份。-

-  万花夫人一下绝望了,只觉得天地已经崩塌。就在这时,判官笔已经点在了她的肩膀之上。左臂立即失去了知觉,鲜血从中招出流出。-

-  这一阵钻新的剧痛,反而让万花夫人从惊慌中回国神来。突然一声发出一声虎啸,疯狂地向两人近招。
--
  「贼子,我和你们拼啦」此时的万花夫人已经近乎疯狂,剑招也变得有些没了章法,但这种搏命的打发,却让两人无法招架,一个不留神,使判官笔的人的手臂尽然被划了一道扣子。
-
-  「娘亲,救我」突然,一声幼女的惊呼想起。
--
  万花夫人立即往声音的地方望去,然后她只是看到了刚才杀死他丈夫的黑衣人。黑衣人的眼角带着笑意,显然,这一声是他模仿的。-
-
  这虽然只是弹指间的事,然而生死搏命之间,哪能容得这般的分心,使流星锤的黑衣人见万花夫人避开了自己的飞锤,并不急着收回武器,却顺势一掌击出。-
  这一掌来的迅疾,加上适才万花夫人心有所思,开碑裂石的一掌重重地拍在了万花夫人的背上。
-
-  万花夫人之觉得浑身的骨骼仿佛尽碎,内脏也受到了巨震的冲击,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涌出来。-
-
  好在万花夫人也终非易与之辈,虽然身受重伤,这一口血去故意喷向了两人,就这样,得意缓了一缓。一边用万花剑法的守招抵御着敌人的进攻,一边思索着脱身之计。-

-  万花剑法本就善于防守,此时生死之间,万花夫人更是谨慎,一柄剑竟然使得滴水不漏,这二人一时间也奈何不得。
-
-  但终究已经身负重伤,虽然目前不至于被杀死,但也没有力量反击。这样下去,待自己气力用尽时,也就是命丧黄泉时。-
-
  这时,使流星锤的黑衣人突然一击猛龙出海,锤头直挺挺地砸向万花夫人,万花夫人尽然不闪不避,剑尖也同时刺向锤头。-

-  黑衣人见到万花夫人的举动,不由得心里一喜,眼看就要砸飞万花夫人手中长剑的时候,突然万花夫人的剑锋一转,剑身按在了锤头。借着这迅猛一击之力,万花夫人施展起师门的独门轻功「落英缤纷」,跳上了墙头,然后迅速消失在黑暗中。-
-
  两人正打算追上去,而这时站在一旁的黑衣人突然喝住了他们说-

-  「不必了,让她去吧」这声音阴阳怪气,似乎是如同地狱来的鬼混一般,另人不寒而栗。-

-  「唉……可惜走了这只母老虎」拿判官笔的人悻悻说道,显然,那人是他的首领,自己并不敢违背他的意思。
--
  此时,其他的黑衣人已经从新回到为首的黑衣人的身边。显然,他们已经完成了各自的任务。-
-
  「事儿办好了?」
-
-  「是」众人齐声答道。
--
  「东西呢?」
-
-  「已经得到」随即,一个黑衣人拿出一个黑布包裹的东西递给了为首的黑衣人。为首的黑衣人打开包裹看了看,嗯了一声,然后问到。-
-
  「从哪里找到的?」-

-  「是在张世栋的卧室书架后的一个暗格中」-
-
  「哈哈,我要是他,就直接放在光明正大的地方,」一个拿着链子枪的黑衣人说道。-
-
  「须不知最危险的地方才最安全。」-
-
  「无论放在哪里,在我们眼里,就不怕找不到的。」为首的黑衣人言语声中甚为得意。
-
-  「立即清理现场,准备撤退。注意,斩草除根」-
-
  「那万花夫人怎么办?」
-
-  「」无碍,她中了我的黑石掌,不消三刻就会去陪他的死人丈夫了。「使流星锤的黑衣人说道。-

-  这是,身受重伤的万花夫人只能只身逃走。显然,敌人是经历了严格的部署的,远远望着庄园的外墙上的身影攒动,显然是还有埋伏。-

-  经历过刚才的恶战,此时她身负重伤,已经无力再战。她一手勉强握着剑,一手只能扶着墙壁维持身形。-
-
  好在后院目前还没有敌人,这里是战斗的开始地,到处都是尸体。此时经过血洗之后,反而成为相对安全得所在。-

-  万花夫人来到了后院的一处假山中。伸手往一个石灯中摸了摸,然后一按。假山深处的石壁上竟然出现了一个暗门。万花夫人立即跑了进去,随即又关上了石门。-
-
  原来在这个庄园中,还有一处暗道,因为年久不用,里面已经满是积水和青苔腐烂的恶臭。-
-
  暂时脱离危险的万花夫人。想着惨死恶人之手的丈夫和女儿,不由得悲从中来,正欲放声痛哭。-

-  突然,地道的深处闪出一点火光,显然是有人接近。万花夫人不由得大惊,这个暗道只有庄里少数人知道,难道今晚这一切是庄内的人所为?
--
  火光接近,万花夫人突只能勉力拔起长剑。突然,出现了一张熟悉的年轻人的脸,万花夫人心里一喜,竟然晕倒了下去。
--
  来人见到情形,力忙丢掉火折子,抱住了万花夫人,连声叫道:「师傅,师傅」
--
  原来,来的人是万花夫人以前的一名弟子,名叫许明。他小时候本是淮南一户人家,后来遇到了山贼,父母双亡。万花夫人当时正好路过,杀了山贼并救下了当时只有四岁的许明。由-

-  于许明无亲无故,万花夫人便收他做了弟子。之后被逐出师门后,本来想要遣散几个弟子的,但许明却执意跟着万花夫人,替张府做一些活计。-
-
  三年前,年少气盛的许明被赶出张府,原因是与一名府中的乳娘发生了苟且之事被撞见。-

-  那之后虽然杳无音信,但万花夫人却时常牵挂这个弟子。此时,就在自己已经受到难以治愈的创伤之际,突然看到这名弟子,万花夫人先觉一阵欣喜,然后又充满狐疑。
-
-  可以说,许明对张府的事了若指掌。加上与府上有仇,自然是动机十足。而此时的离奇的出现,不得不让人怀疑。-
-
  「你怎么来了?难道这一切都是你的策划?」万花夫人厉声问道-

-  「弟子不敢」许明立即跪在地上「师傅待弟子如同父母,弟子怎敢做此天地不容之事,弟子此来是因为……」许明低头在万花夫人耳边说道。-
-
  听着许明的话,万花夫人先是吃惊,然后旋即露出轻松之色,点了点头。
-  此时,许明正欲抱起无力站起的万花夫人。-

-  「不用了,你快走吧」万花夫人阻止了许明。
-
-  「不,师傅,我一定要救好你,走遍天涯海角也要救好你。」-
-
  万花夫人突然露出了一阵欣慰的微笑,「不必了,师傅知道自己的情况,只是有些事…你。一定要替我去办。」-

-  许明慌忙连连点头,「师傅,你说,弟子赴汤蹈火也一定完成。」说道这里,眼前的泪水已经不断涌出。-
-
  「不必悲伤,也许…也许几个月前,我就知道了今天…」万花夫人断断续续地说道:「我把很多机密…藏在了我的剑柄里……你找个没人的地方自行拆看……然后……然后后面的………事就交给你了………」
--
  说完这句话,万花夫人似乎用了很大的气力,胸口不断起伏。-

-  「好的,师傅,弟子一定替你完成使命」-
-
  看着许明的诚恳而悲伤的脸,万花夫人突然微笑着,伸手去抚去他脸颊的泪水。
--
  「我知道,你一直喜欢师傅,对不对。」-
-
  弥留之际的万花夫人,突然说出了这样一句话来。许明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点了点头。徒弟恋师傅,本不为世俗所容,如果不是眼前的情形,许明是万不肯承认的。-
-
  「三年前,你和阿芳干is198出苟且之事,其实我知道,你是把阿芳当成我了。」万花夫人的语气突然变得温柔,这是妻子对丈夫的语气。-

-  「我之所以把你逐出庄外,其实是怕别人知道你的想法,伤害了你,也怕你和我在一起太久,而不能自拔,最终害了你自己。」-
-
  许明望着怀中的女人,只觉得百感交际。一边流泪,一边拼命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知道。」-

-  「你先转头过去,为师最后要给你看个东西」万花夫人勉力坐起身说道。-
  些须时间过后,万花夫人在背后柔声说:「好了,转过来吧」-
-
  等许明转回头后,只觉得一下头晕目眩。万花夫人竟然解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美妙的躯体。
--
  雪白的肌肤上没有一点瑕疵,硕大的玉乳和丰腴的腰臀,是岁月给女人的沉淀。小腹微微隆起,是生育的标记。望着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许明一下被惊呆了。
-  曾经太无数次幻想过师傅的胴体,那次无意中看到师傅刚出浴后身着浴袍的样子后,就完全无法自拔。后来阿芳有一次得到了师傅赏赐的一件浴袍后,自己便把阿芳当成了师傅,两人如干is198柴烈火,一拍即合。-
-
  然后后来,却被管家撞见了这一切。在被赶出师门的时候,看着师傅略微失望的眼神,自己简直觉得天崩地裂。
-
-  现在,眼前的一切竟然成为现实,但是偏偏如同镜花水月版飘渺。
--
  「师傅只是想在临死前,满足你的心愿。」万花夫人娇柔地说道,随即抱住了许明的脖子。许明把头埋进了万花夫人丰满的乳间,拼命地嗅着女人玉乳散发的芳香。眼泪不断在师傅的乳间涌出。-

-  「不要难过,傻孩子。这是师傅的命,也是你的命」万花夫人一边说着,一边解开了许明的裤子,掏出了许明的肉棒套弄起来。-
-
  许明的肉棒在万花夫人的手中不断地膨胀,拥着丰腴的胴体,许明再也忍不住了,发出一声低声的嚎叫,扶着肉棒刺入了已经洞开的城门。
--
  也许这是世上最诡异的一次交合,师徒关系与生死宿命交织在一起。许明紧紧握着万花夫人的双手,十指紧紧扣在一起,一边把头埋在女人的玉乳上用力地吮吸,一边温柔而用力地扭着腰肢。-

-  女人在男人的作用下,喉头不禁发出娇柔婉转的叫声。本来已经危在旦夕的万花夫人,竟然有了力气,开始扭动着臀部配合着男人的动作,巨大的乳房随着男人的动作而不断荡漾着。
-
-  当许明开始最后的冲刺的时候,万花夫人用力地咬着许明的肩膀,在上面流下了一个深深的牙印。
--
  望着肩头流淌的血痕,女人恨恨地说道:「徒儿,你要记住今晚,记住为师的话,你一定要查处真凶,否者为师死不瞑目。」-

-  在女人充满诅咒的吼叫中,许明把火热的阳精注入了女人的体内。在火热的冲击中,女人杏木圆瞪,死死盯着许明的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愤怒和仇恨,一代女侠竟然已经香消玉殒了。
-
-  大火还在燃烧,将这所庄园完全化为了灰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