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新来的英语老师
新来的英语老师

新来的英语老师

新来英语老师居然言夜旻?
-  从嘴角处浓烈笑意来看,这并不在开玩笑。东方媛直觉得全身发冷。校会一结束,她就想赶紧离开会场,离得越远越好,偏偏这时──随身带言夜旻专CALL手机冒出了一条短信。-
  [言夜旻:来办公室。]
-  现在去了话,绝对羊入虎口吧,傻瓜才去呢!当做现场人多嘈杂哦,没听见信息声没看见信息好了!
-  东方媛主意已定,便将手机塞回口袋里。-
  “啪”!有人从後面拍了她一下。
-  媛缓缓回头,只见本班英语课代表(女生)脸红红地对她说:“东方媛,言老师找。”-
  从女生脸上羞红程度以及那女生胸口上纽扣有一个没有扣上来看,言夜旻有可能以别人都无法看到速度对英语课代表轻轻地出过手……这种速度大概只有骑士才能匹敌了吧。-
  “言老师叮嘱过,一定要亲自带着过去办公室,英语成绩有点问题。”英语课代表继续羞红着脸道,“不过也说过,如果不去,一个人去也可以。”
-  媛一时间无语。
-  痛恨、悲愤、抑郁,三大情绪在她脑中滚成了浆糊。-
  言夜旻意思无非,如果媛不去办公室,就会和那个女生独处一室。
-  独处一室啊!谁知道会发生什麽样悲剧!尽管,也许英语课代表已经和学校其男生发生了关系……“……好……去……”-
  言夜旻老师办公室位置很特殊,单独一间。当媛和英语课代表进去办公室时,里面空无一人。
-  “哎──”没有见到言夜旻身影,英语课代表有点失望。
-  相反,媛却感觉到一丝轻松。-
  她四周打量了一下这间办公室,普通整洁,墙壁上只挂着一幅开满了菊花原野。
-  如果向日葵才比较正常吧。──媛思维不禁小小地偏了下题。-
  英语课代表陪着媛继续等了十分锺,言夜旻仍然没有回来,她便失望地提出了先行离开。
-  “嗯!一个人在这里等就好啦~”
-  看着英语课代表失望地离开,不知怎地东方媛心里竟然飘过一丝侥幸。
-  她根本就无法猜出,她和言夜旻一旦见了面,会出现怎样局面……但她又有一丝恐惧,毕竟如果英语课代表在话,言夜旻应该不会当着别人面对自己怎样吧……又继续等了十分锺左右,媛感觉到了无聊,她走到办公桌前,上面笔筒里除了插了几根笔还插着一把裁纸刀。-
  ──用这把刀可以自卫吗?媛拿起这把小刀,视线集中在小刀锋利刀刃上。-
  忽然间,一个很大力量从她背後将她牢牢地扯入了一个火热怀中!
-  修长五指如入无人之境,挤揉着媛乳房。-
  “啊!”突如其来冲击吓得媛尖叫了一声。她手中小刀也应声掉落在桌面上,发出了非常清脆响声。-
  “……想用这把小刀杀了麽?”耳边传来了异常熟悉声音,还有淡淡香味。这一句话话落,完全占据主导地位人便伸出湿润舌头轻舔了一下媛耳廓。
-  “……呀……不……”媛敏感地叫了一声。-
  她知道背後那个人谁,可为什麽自己只被抱住就失去了任何反抗力气呢?-
  媛双挺被抚摸着,这时背後人腾出了一只手,滑入了她被裙子遮住了内裤里。t“……不要……不要……”媛拒绝着,但入口处被对方手指摩擦却引起了她快感以及欲望。-
  “嘴上说不要,里面却已经很湿了呢。不在时候,有没有想过被插情景?”背後人轻笑一声,食指毫无禁忌感地进去了媛身体里。-
  “呃!呃……啊……啊!啊!嗯……嗯!”淫靡娇喘声立即从媛唇齿间流出,她已经感觉到敏感处正有一些热流快要喷涌而出。-
  对於身後人问话,媛逃避着避而不谈。因为在被背後人侵犯之後,她身体就记住了那种既销魂又耻辱感觉。
-  这种情形她完全没有想过,只没有想到竟然会一下子沈沦於这性事快乐中。-
  “嘶啦”一声,身後人拉开裤链声音。
-  蓦地,媛心猛地一跳,她脸越发红了。
-  那声音,她知道,身後人准备进入自己身体声音。
-  “啪!”她上半身几乎趴在了办公桌上,最敏感地方正对着站在自己身後人。
-  媛只感觉到自己裙子被完全地撩起,内裤被粗鲁地拉下,然後──对方一个挺身,火热就冲入了媛体内。-
  “啊!”那快要让人窒息冲撞,让媛快要兴奋得晕倒。-
  “今天,给上第一堂英语补习课……需要好好地被教导!”
-  体内发烫感,让媛内壁不禁收缩,招致了身後人更强力地深掘。-
  身体和身体结合完美声音,在办公室里荡漾开来。
-  “叫老师!”
-  “……老师……哈啊……啊!”媛一边呻吟着一边执行着背後人命令,她腰部甚至为了让快乐加剧而不禁扭了起来。
-  “说,老师,要!”亘古不变霸道。-
  “……唔……嗯!老师……要……”-
  “不停地说!”-
  这过分要求,充斥着媛大脑,让欲望波涛更为汹涌。-
  “老师……要……”-
  一声声“老师,要”催化了插入速度,然後──“呃!……啊!要去了!”背後人一个挺身,一个愉悦放松,白色液体蓬勃而出。
-  媛也与这白色液体融为一体,内壁完全接纳了那份滚烫爱之液。
-  “呼!”纵使高潮刚结束,媛身体依然在背後人手心里,将媛身体一翻转,架在了办公桌上。-
  媛这才着着实实地近距离看着眼前人。-
  穿着西装言夜旻,似乎一下子成熟了许多。不变漆黑眼睛中仍然流转着魅惑情色,双唇还没有等媛做出任何反应就覆盖了上去。
-  舌头与舌头纠缠湿濡声,再一次差点让媛窒息。-
  “唔……唔……”媛忍不住从吻空隙中发出了不知抗议声还渲染情欲声音。
-  等言夜旻终於放开媛时候,两人透明唾液连接在二人唇上,昭显了刚才一场情事激烈。-
  言夜旻伸出手,抚摸着媛脸颊,媛发,似乎仍然意犹未尽。
-  “刚才真想用这把小刀杀了吗?”笑着问道,手并没有闲着,而挑逗性地隔着衣服揉捏着媛乳尖。
-  媛摇着头,刚才被情欲冲昏了脑袋思维再度清楚了起来。她此刻非常地懊悔。-
  又被这个男人侵占了一回了!-
  腿间正慢慢留下来白色液体,就被侵犯铁证。-
  可一被言夜旻玩弄起来,身体又不争气地跟着走了。-
  “真乖奴隶!要奖赏!”说罢,媛只觉得胸前突然凉快了起来。-
  原来衣服已经被扯开了!-
  “……不……”媛紧张地抓住了正在侵袭她胸部罪孽之手。
-  她知道,一旦自己更加裸露只会增加眼前男人侵犯次数。但已经晚了──“来这个学校,就为了让只成为一个奴隶。以後,每天,每个小时,每分锺,每秒锺,都要记住身体。”
-  言夜旻露出了一抹坏坏笑,一下子扯下了媛文胸,一口含住了一个粉红。才短短时间不见,就已经憋得很惨了。-
  不知为什麽,这个看起来那麽笨女孩身体居然对有着致命吸引力,让忍不住想尝了再尝。-
  “唔唔唔……”媛身体被蓓蕾顶端被一个男人吮吸快感冲击得弓起。
-  以後,每一天都会遇到这种事吗……媛指尖狠狠地陷入了言夜旻衣服里。
-  这时,外面传来了敲门声。-
  “言老师在吗?校会文艺部部长乔恩恩。”
-  啊!骑士人!那怎麽办,要被人发现自己和这位新任英语老师关系了吗?可为什麽,言夜旻一点停下来意思呢?
-  言夜旻却没有回应乔恩恩,而专注在媛身体上落下了一个个吻痕。那一个个吻痕好似无穷魔力,使得媛不得不咬紧了嘴唇,努力不发出呻吟声音。
-  “这种表情更引诱人了……”低声在媛耳边说道,“不过千万不要发出声音,这种模样只有才有资格看到。”
-  “唔!”媛有点生气地别过头。这个人未免太霸道了吧!而且怎麽想东西都和常人不一样呢……万一乔恩恩真地推门进来,那可怎麽办?
- 
-  乔恩恩又敲了几下办公室门,门内依旧没有声响。
-  不在麽?可刚刚有人告诉,进去了……她注视着紧闭门一分锺,看来这位新来老师也老熟人不愿意给她见面机会了。於,她明智地选择沈默离开。
-  听见外面不再有任何动静,言夜旻捏起媛下巴,笑眯眯地道:“乔恩恩一定为白草求情来吧。”-
  那邪魅笑容,此时却让人不寒而栗。
-  “…………对白草做了什麽……”媛一下子惊慌了起来。
-  言夜旻把玩性质地欣赏着媛表情:“她可对做过坏事人,怎麽,竟然担心她?她只不过现在在接受惩罚而已。”-
  惩罚?-
  言夜旻将桌上电脑打开,电脑屏幕上赫然间出现了一个差点就让媛心跳出嗓子眼情景:
-  满身血白草被锁链拴在了墙上,几个黑衣男子手中持着各种各样利器站在附近。一滴一滴血从白草额头滴落在地,绽放出罂粟般妖艳血花来。
-  “……白草!”媛惊叫一声,可瞬间,嘴被言夜旻唇堵了个严实。
-  媛止不住地全身战栗。
-  她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事情!-
  “惩罚她,对做出了出格事。她不应该碰,能让高潮只有!”-
  言夜旻松开了媛唇,指尖划过媛脖颈,一直往下划,似乎要在媛身体上种下一颗颗欲望种子。眼睛犹如暗夜中黑豹,以犀利眼神不放过黑暗中猎物。-
  “………………”
-  言夜旻话中有话,在杂物屋一幕忽地闪入了媛脑海中。
-  难道,知道杂物屋黑暗中发生事?-
  “难道不恨她吗?竟然轻松地在那个小黑屋里将自己身体交给一个女人。下一次再有,会连一起惩罚。”-
  “唔!”东方媛忍着齿间快感流露。-
  果然,派人监视了自己……杂物屋里面事,都一清二楚。-
  至於恨意,媛不否认自己一开始对深深地痛恨白草包括眼前男人,然而白草悲痛地叙说她被背叛过往,纵使她戴着面具,但仍然感受到──现在白草绝对不自己所愿。
-  这个学校人们,虽然活在了奢靡欲望中,却异常地痛苦吧。
-  身体上快乐,只会让心越发地陷入煎熬。-
  “杂物屋事……自愿……不说不恨她,就放过她?……”媛恳求言夜旻道。-
  “在为她求情?”言夜旻突然间觉得媛想法很可爱,俊美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笑容。
-  “……”媛感觉到自己眼睛湿润润,快要流出眼泪。
-  在这个男人注视下,她发现自己就一个彻底白痴,只能被玩弄。-
  “求,要付出代价。现在人,还有什麽可以给?”戏谑声音,带着华丽尾音。
-  东方媛直觉得言夜旻太贪心了,但自己又有什麽能为做呢?
-  也许,可以这样吧……东方媛轻轻地吻上了言夜旻,头一次非常地主动。她将舌头伸入对方湿润口腔内,轻柔地与舌头纠缠。
-  本来纯粹戏谑态度言夜旻惊讶了,对於东方媛都主动地品尝,然而──学得可真快啊!-
  感受着口腔内舌与舌嬉戏,言夜旻感叹到。-
  这个女孩应该还有很多潜力可以供挖掘。-
  “这样,还不够。”想再进一步发掘,但话刚说完,就发现一滴冰凉滴落在肌肤上。
-  哭了……媛实在忍不住,她眼泪一滴滴地不受控制地掉落。
-  对侵犯自己人主动,本身就已经没有了任何自尊可言。-
  言夜旻想要伸出手,将她脸颊上泪珠拭去,可,又强行地收回了这个动作。-
  对女人怜惜──可从未有过啊!
-  而女人眼泪──更难以忍受!
-  那些从自己生命中走过女人,可都满意地,开心地,没有一个人流过泪。-
  原本很开心心情,现在彻底得消失得一干二净。-
  “现在奴隶,只有说能哭时候,才能哭!”
-  但才威胁完,媛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啧!”言夜旻打开手机,拨通了一串号码,“放了她。”-
  放了她?媛耳朵竖了起来,那也就说白草有救了吗?
-  她再看一眼电脑屏幕,那些男子已经打开了白草锁链。放心表情,在她脸上一览无余。
-  见到媛表情变得如此之快,言夜旻忍不住欺近她,用舌尖舔过仍然挂在媛脸庞上泪珠。
-  “……呀!”媛一时没有躲开,只觉得脸上痒痒。-
  “很开心啊!”不知为何,逗弄媛同时,言夜旻却开始嫉妒媛对人关心。
-  “从此以後,心里不能再有任何人比重要。这作为释放白草条件。”-
  媛红着脸,点头。见状,言夜旻将自己昂扬顶在媛已经湿漉漉入口,实在忍不住又想再攻陷一次。-
  明白言夜旻企图,媛想扭动着拒绝,却加剧了言夜旻想要立刻冲入欲望。
-  “……啊……”言夜旻一个挺身,一下子贯穿了媛。
-  火热欲望,在二人交合处发芽。-
  媛攀附着言夜旻完美身体上,陷入了一阵阵上上下下热浪中。每一次完美地包容言夜旻分身,每一次言夜旻强烈地深入,都让她快要失去理智。-
  “很舒服吧,回答……”在她耳边吹着热气。-
  “哈啊……啊……呃…………”
-  “只有才能让舒服。”
-  只有才能让舒服……这句话就像一个魔法,刻印在了媛身上。-
  从发烫交合处流下蜜汁以及插入扑哧扑哧声,充斥着她大脑。
-  她发出了娇腻喘息声,这就像催化剂一样,言夜旻加快了冲击速度。
-  从此就要被这个男人独占了吗?-
  很奇怪,这个羞耻念头,竟然让媛分外地兴奋起来。私处涌出来快感,让她不由地向言夜旻索求更多。-
  怎麽办,被这个男人抱过甜蜜滋味,好像远远地大於没有了自尊羞耻感。
-  身体好像要融化了!-
-
  
-  当东方媛拖着软弱无力步伐回到教室里,她见到同学们正热火朝天地谈论新英语老师。男生比较颓废,有甚至泪流满面,但女生们却很高兴,她们叽叽喳喳地讨论言夜旻,从发型到衣服再到谈吐。媛看到这番情景,头就开始隐隐作痛。-
  那个人可恶魔啊!
-  这份呼喊差点从她心底涌出,但没有付诸於语言。-
  说了,也没有人相信吧。-
  她无奈地趴回到座位上,先前剧烈运动让她耗费了不少体力。-
  这时,一个男生跌跌撞撞地冲到教室里,大声道:“白草退学了!”-
  “哎──”众人顿时哗然。
-  白草後台以及白草所作所为,大家其实都清楚得很。再者,先前开校会时候不好好麽?怎麽突然间就……刹那间,媛感到大家视线嗖一声全部集中在自己身上。刷刷几声,身边就挤满了脸露八卦同学们。-
  别只在想要探听八卦或者要推入火坑时候才对露出友好表情呀~完全感受不到同学爱媛有点忿忿。
-  “媛,和白草最熟,知道她出什麽事了吗?”-
  白草出事,媛怎可能不清楚,她最清楚人之一。
-  她害白草退学罪魁祸首!-
  媛紧张得转动手中铅笔,她尝试着让自己尽可能地很自然,很平静。-
  “不大清楚……白草退学,跟们一样也刚听到。”
-  “哦?”有几个女生抱有极度不相信态度。其中一人甚至提到了:“难道不有人想要报复吗?”
-  媛曾听美蕾介绍过班级里阵营分布,这几个女生骑士阵营。
-  一旦对骑士人动手,那就意味着对骑士宣传,也就意味着骑士阵营人都会实施报复。
-  她们难道知道了和白草事?!认为使用了手段在报复白草吗?东方媛不愿细想。-
  “这个学校里还有人敢报复白草吗?”在气氛极度尴尬时,美蕾笑眯眯地走进了教室。
-  啧!骑士阵营女生发出了不齿声音。-
  美蕾走到媛身边,拉了拉媛腮帮:“这麽好捏人,有什麽实力啊!”
-  同学中立即传来了窸窸窣窣认同声。
-  就在此时,有女生兴奋地叫道:“言老师来啦!”
-  那些女生立即离开了东方媛,跑去教室门口,迎接英俊英语老师驾到。-
  东方媛不禁松了口气,她对美蕾小声道了下谢,目光转向了教室门口。
-  期待和恐惧心情,异常复杂而纠结。
-  一旁美蕾见状,则浅浅一笑,打开游戏机,如若无人地玩了起来。
-  言夜旻在学生们簇拥下走进了教室,干净利落、身材修长完全不像在床上、在办公室里饥渴地索取性爱野兽,眉眼之中仿若融入了星星点点,美得让人快要窒息。富有磁性声音就像蜜糖般,催使着女生们美妙遐想。
-  看见与办公室截然不同形象,媛感觉自己脸竟然有点发烧了。-
  ……干吗要看啊!
-  察觉到自己视线竟然跟那些女孩一样後,媛跟自己赌气似拿起一本英语书,挡在了自己面前。
-  “这下,们全班女生英语成绩会上一个台阶吧=V=”旁边貌似正在专心打游戏美蕾冷不丁地冒出一句话。
-  顿时无数道黑线悬挂於东方媛额头上。-
  当──当──当──放学後铃声总算想起,东方媛像等了一个世纪似抓起了书包就往校门口冲。她有一个不好预感,稍微晚离开学校一会,就会被抓住。还好,等她气喘吁吁地跑回家,言夜旻也没有出现。
-  耶!万幸万幸!东方媛放下了书包,舒舒服服地躺在了床上。-
  现在,她才有了时间理清一下思绪。
-  在办公室里,既然言夜旻提到了白草和自己之间事,那麽假王子和骑士之间阴谋,言夜旻不也知道呢?
-  东方媛不没有想过去询问言夜旻,她曾想要开口,但在她开口前,夜旻一席话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以後,不准想其男人~女人可以放过,男人就会杀掉。”-
  杀掉──言夜旻说这句话时候,神情认真得恐怖。-
  虽然不知道言夜旻真实身份,但媛从心底里觉得言夜旻拥有绝对实力来阻止那两个人阴谋。-
  只,估计在没有救王子之前,说不定言夜旻就会杀掉王子。-
  言夜旻绝对能够干出这种事情人。-
  “咕咕咕~~”不争气肚子发出了饥饿抗议声。东方媛极度不情愿地爬起床,走到冰箱前,然後很抑郁地发现──冰箱里什麽都没有了。-
  一穷二白,说便家里冰箱。
-  如果不因为最近事情太混乱,习惯於家长经常出差东方媛也不会忘记检查冰箱里食物存货否充足。-
  啊!那还去超市买点吃吧。尽管超市离家有一定距离,但还在忍耐范围内。-
  “要不然尝试一下咖喱鸡饭吧。”主意已定,东方媛换上了便服,简单收拾了下,便杀向了超市。等她拎着两大包走在回家路上时,後悔念头不停地冒出。
-  好重啊!好重啊!好重啊!……早知道就随便买包泡面吃吃就好了,干吗要买一堆蔬菜啊,肉啊,米啊,油啊……等她卖力地将东西拎到家门口时,夜色已然降临。夜风吹拂起东方媛披散着长发,分外惬意。她掏出了钥匙,打开了门,正要提着东西进去。
-  突然间──有人轻轻地拍了下她肩膀。-
  东方媛汗毛瞬间根根竖起,两大包食材应声落地。
-  “…………谁……”东方媛拼足了勇气回过头。-
  千万不要言夜旻那个人!千万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她一点点地看清楚了拍她肩膀人。-
  清雅面孔,温润气息,一双像黑珍珠一般眼睛湿润润。-
  ──王子万溯雅?!
-  真还假!-
  媛还来不及惊讶,站在她眼前穿着黑色外套少年紧紧地皱着眉头,眉宇间痛楚正逐渐地扩散开。媛好像听到了有什麽东西正一滴滴地滴落在地上,她视线不由得下移,正看见眼前少年右手捂着腹部。-
  黑色外套下白色运动服上,一块血色花朵不停地溢出鲜红血滴。-
  “…………呃……啊!”
-  流了好多血!
-  就在媛惊慌失措时,万溯雅眼前一黑,全身倏地倒下,媛被连带着摔倒在地上。
-  “喂!!”媛使尽了力气推开万溯雅。-
  昏迷中,就像一个落入凡间天使般,似乎陷入了永远宁静沈睡中。
-  她心,忽然间慢了半拍。
-  不管真假,先救下再说吧。媛站起身,将昏迷少年拖进了屋子里。-
  房门关闭不一会儿,有几个神色诡秘黑衣人匆匆路过。
-  “好险!”从窗户窗帘缝隙窥到这个情景东方媛,庆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