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半夜摸到人妻床上
半夜摸到人妻床上

半夜摸到人妻床上

房里的黑暗告诉她已经夜幕低垂——-

-  舒妤如懒懒的翻了个身,果然,恋爱中的女人什么都不在乎,就连她爸妈也被她抛到脑后。-

-  反正一天不回去也是被骂,两天不回去还是被骂,说到底,都要被骂,那就索性晚点回去吧!
-
-  她伸了伸懒腰,身体有种愉快但疲累的感觉,今天她过了有始以来最优闲的一天,午餐她跟蓝煜翔是在床上吃的,两人还温存了好一会儿。-

-  此刻,她从床上爬了起来,将床头柜的灯打开,转头看了看,没有蓝煜翔的身影。-

-  她打了个哈欠,找到自己的衣物穿上,准备出去找人。
-
-  此刻,她才不要去想回家之后可能会遇到的麻烦,一天一夜没回家,想也知道她爸妈肯定有一大堆问题等着问她。
-
-  蓝煜翔没有走太远,他就在隔壁房书里,现在他正坐在书桌前的高级皮椅上,由于椅背背对门口,所以她看不清他在做些什么。-

-  舒妤如想了一会儿,便将自己的脚步放轻,蹑手蹑脚的往前走去。-
-
  她不由得想再捉弄他一次,她就不信他的胆子真那么大,每次都让她吓不倒。
--
  可这次,被吓到的依然是她……
--
  她看到蓝煜翔手上拿着一张相片,思念般的抚摸着相片里的人,思念之情完全由他的动作看得明明白白。
-
-  他脸上的忧郁,显示了相片中的女子的重要。-
-
  那是谁?她放慢了自己的动作,心中浮现疑问。-
-
  心跳声如擂鼓似的撞击着她的胸膛,她不相信,幸运之神会在这个时候再次离开她的。
--
  「我好想妳!」
-
-  简短的字句如利刃般刺进她的心。-
-
  这句柔情似水的话不是对她说的,这句话——他是在对相片里那个巧笑倩兮的女人说。
--
  为什么?她真是不敢相信,在她以为她真的得到幸福之际,无情的命运再次给了她重重的一击。-
-
  她什么也不能想,只能转身冲出去。-

-  听见舒妤如转身的动作,才把蓝煜翔的思绪从遥远的天边拉回。
-
-  「砰!砰!砰!」-
-
  一连串巨大的声响,让楼下工作的下人们,全都不解的望着冲下楼哭红眼的舒妤如。
-
-  舒妤如真的伤痛了心,才点燃生命中爱情的火花,却又是一次更无情的打击,叫她情何以堪。
-
-  这一次,她真的被重重的击倒了。
--
  比较起来,被郑维邦抛弃在结婚礼堂里根本就不算什么,她并不爱他——早在遇上蓝煜翔之后,她明白了与郑维邦那段感情的不成熟。
-
-  但就算知道了又如何,她真心付出感情的男人,他的心头还不是住着另一个女人。
-
-  「妤如,你怎么回事?」蓝煜翔不解的追了出来。
-
-  「你不要过来,我这辈子再也不要见到你了,你这个混蛋!」她尖叫着丢下这句话,狂奔而去。
-
-  蓝煜翔忙不迭的追了出去,压根搞不清楚状况的他,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为何她会突然情绪失控?-

-  ???-
-
  一路上的舒妤如红了眼眶,泪流满面,她就这样无力的往前冲,用力的挥舞着脚步,直到筋疲力尽,才扶住一旁的行人椅。
-
-  舒妤如身上的穿著是裙装,合身的款式,更衬托她姣好的身材引人遐想,殊不知,在她踏出蓝煜翔的豪宅后,危机也悄悄跟着来。
--
  一路尾随在后的一辆摩托车停下,跳下两名轻浮的年轻男子,一脸垂涎的看着落单的舒妤如。
--
  「小姐怎么了?怎么哭得这么可怜,看得我们心疼死了,要不要我们给你『秀秀』啊?」另一名男子,此时已经搭上她的肩,用着另一只手色迷迷的抚摸着她细致的脸庞。
-
-  「不要碰我!」舒妤如连忙将对方的手给打掉。
--
  「干么这么酷嘛,玩玩嘛!」
-
-  「我没空跟你们玩。」舒妤如再次躲过他们的手。
--
  但其中一名男子眼明手快的抓住她的手,硬是要把她给拖到暗巷里。
--
  「放开我!」舒妤如挣扎得想要脱身。
-
-  突然,她得到自由,就见蓝煜翔怒不可遏的一记拳挥来,另一只手也没空着,一阵扭打。-

-  两名年轻男子不一会儿工夫,就像落水狗似的夹着尾巴,连忙骑着摩托车落荒而逃。-
-
  舒妤如抬头看了蓝煜翔阴郁的眼神一眼,忽然那张照片,清甜可爱的女子模样乍现在眼前,她的眼眶又红了。
-
-  「你搞什么鬼?」他怒气冲冲的问,「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你已经几岁了,做事还这么冲动。」
-
-  她才不要平白无故让他骂一顿,她一个转身就走。-
-
  「等等,」蓝煜翔气愤加上担忧的一把抓起舒妤如的手,「把话给我说清楚,你为什么突然跑掉?」-
-
  「你自己做了什么事,你自己知道。」
--
  「我做了什么事?」他几乎是用吼的。
-
-  「你干么那么凶啊!」她哽咽的望着他,「我要回家。」
--
  「要回去可以,不过若你不把话给我说清楚,你别想走。」他霸道的拉着她,把她往他家的方向带去。
--
  「你放开我,我不要跟你回去!」舒妤如挣扎着,但他根本不让她有任何逃脱的机会。
--
  他不放开她,她索性抡起拳头用力的捶打着他,但她的力气对她而言根本构不成任何伤害,所以他由着她去。-

-  她见状,一时气急攻心,就这么晕了过去。-

-  蓝煜翔发现她的身体一软,连忙将她抱起。
-
-  「该死!」他诅咒了一声,连忙抱着她,走进家中大门。
-
-  深邃黑眸投射出冷冽的目光,有一种让人误以为想杀人的愤怒神情,仆人们见状纷纷走避。
--
  蓝煜翔消失在楼梯口,两位仆人赶紧开口打破迷思。-

-  年高五十八岁爱种花种树的园丁——陈金炼首先开口,「那ㄟ安勒?」-
-
  「我也不知道,会不会……」另一人回答的很诡异,似乎带点黄色的剧情,眯眼微笑往楼上望去,窃笑起来。
-
-  「少爷真厉害,把人扛回来。」从厨房走来的胖大妈,根本不知怎么回事就开口,意思指的是少爷的力气真大。-

-  「说不定少爷要办喜事了!」-
-
  众人是很希望主子能够在台湾落地生根,因为那就代表着他们会有一份稳当又长久的工作。-
-
  ???-
-
  「医生,她怎么样?」蓝煜翔焦急的问。
--
  「没事,她只需要多休息。」家庭医师收起血压器淡淡的说。
-
-  蓝煜翔眉头深锁,担忧的点头。-

-  「小林,送李医师下楼。」蓝煜翔吩咐着站在房门口的司机。
-
-  「好的,李医师,这边请。」小林送着李医师下楼,不忘将门给带上。
-
-  蓝煜翔抚摸着脸色有点苍白的舒妤如,心疼不已,她为何会如此?他着实感到不解。
-
-  过了不久,舒妤如幽幽转醒。-
-
  「你怎么了?」蓝煜翔坐在她的身旁焦急的问。-
-
  眼前一张温柔体贴的脸,让舒妤如微微一笑,但下一秒她脑里浮现的却是他深情的看着那张清甜可爱照片的脸。
--
  舒妤如的脸色一沉,用着寒冰般冷漠的声音表示,「我想回家!」-
-
  「什么?」他皱起了眉头。-

-  「我要回家!」她再重复了一次。
-
-  「不跟我说清楚,你不能回去!」他不悦的看着她。
--
  她瞪着他,情绪立刻失控,「我要回家、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
-  纠结紧皱的脸紧盯着她不放,最后他叹了口气,「你现在情绪不稳,你休息一会儿,等一下我再找你谈。」
-
-  语毕,他站起身离去。-
-
  「蓝煜翔——」舒妤如吼叫,但他根本就不理会她。「我不要跟你谈,我要回家。」-
-
  蓝煜翔置若罔闻的离开房间。-
-
  该死的臭男人!舒妤如火大的一捶枕头,难道她就得这么被他软禁而一筹莫展吗?-
-
  ???
-
-  「把门打开,我来找人!」-

-  小林看着门外亮眼的女人一时傻眼——这女人真是漂亮。-

-  「喂!你傻啦!开门。」舒岑婕没有什么耐性的又说了次。
--
  小林忙不迭的替美人开门,等人进门之后,他才慢半拍的想到——-
-
  「对不起啊,小姐,你找谁啊?」-

-  「舒妤如!」
-
-  「什么?」-

-  「就是被你老板带回来那个姓舒的笨女人!」舒岑婕不耐烦的解释,「现在她人呢?」
-
-  「在楼上。」小林被眼前这个大美人的气势震慑住,只能楞楞的跟在她的身后听令行事。
--
  「哪一间房?」登上二楼之后,舒岑婕问。-

-  「这间!」小林连忙指了个方向。
--
  舒岑婕直直走了过去,连门都不敲就把门给打开来。
-
-  躺在床上的舒妤如一看到来人,不由得哭了出来,扑到她的怀里。
--
  「我们只有两天不见,你不用那么感动吧?」舒岑婕无奈的把自己的姊姊推开,「你到底又惹了什么麻烦啊?」
-
-  一接到舒妤如的电话,她便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天知道,再过六个小时,她就要飞英国了,没办法花太多时间在这里。
--
  「他不让我走!」
-
-  「谁不让你走?」
--
  「蓝煜翔!」-
-
  「蓝煜翔?!」舒岑婕皱起眉头。
-
-  蓝煜翔——这又是哪冒出来的人物,不过,欺负她姊姊的不是好人就对了。
-
-  「他不让你走,你就不能走吗?」舒岑婕叹了口气,「腿好像长在你身上,不是吗?」
-
-  「可是……」-
-
  「有什么好可是的!」舒岑婕打断了舒妤如的话,「走吧!我没时间跟你在这里耗。」-

-  舒好如闻言,不再迟疑,跟着舒岑婕走。-

-  「这位小姐,我们老板说舒小姐不能走。」小林尽责的挡在两个女人的面前表示。
-
-  「你知不知道我可以告你们的。」舒岑婕用着一双美目瞪着小林,「你再不让我走,我就报警!」-
-
  「这——」小林为难的看着眼前的美人,不知所措。
-
-  蓝煜翔听到书房外的骚动走了出来,看到舒岑婕,有一瞬间的惊讶,但随即恢复。
--
  「又见面了。」
--
  舒岑婕抬头看了眼,「原来是你,怎么?我姊不过就欠你一条裤子,你有必要绑架吗?」
-
-  蓝煜翔闻言,双眼立刻危险的眯了起来,他瞪着舒妤如,「绑架?!你姊姊是这么跟你说的吗?」
--
  他的眼神像是要杀了她似的,舒妤如连忙缩进舒岑婕的背后。
--
  「胆小鬼!」舒岑婕见状,不由得啐了一声,「总之,我姊姊现在要跟我回家,你不要挡路就对了。」-
-
  「我并没有不准她回去,只不过是想等她跟我把事情说清楚,说清楚之后,她自然就可以走了。」-
-
  「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谈的了!」说完这句话,舒妤如又想哭了。-

-  「我很怀疑!」他闻言,感到不悦,他的长手一伸,就把她从舒岑婕的背后捉出来。-
-
  舒岑婕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
  「岑婕——」舒妤如求救似的看着妹妹。
-
-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才是姊姊呢!舒岑婕看着舒妤如叹了口气。
-
-  「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  「有一阵子了!」蓝煜翔只用一只手就捉住舒妤如。-

-  「那她这阵子有几个晚上彻夜不归——」-

-  「跟我在一起。」
--
  「喔!」听到这句话,就什么都不用问了,他们发展的速度远比她所想象的还要快。
-
-  「姊,你不要发疯了!」舒岑婕冷眼旁观的看着舒妤如张牙舞爪的样子,「就算你要跟人家分手也要跟人家说清楚,等你说清楚之后,我立刻就带你回家,请你现在先冷静下来,可以吗?」-

-  舒妤如闻言,立刻停止挣扎。-
-
  「好吧!」舒岑婕看着蓝煜翔,「你有什么要说要问的,赶快说一说、问一问,我真的没什么时间。」-
-
  蓝煜翔叹了口气,低下头看着舒妤如,「就当同情我好了,告诉我你为什么突然要走,好吗?」
-
-  舒妤如看着他明亮的清澈双眼,忍不住流下一滴滴的泪水。
--
  「你怎么又哭了?」他心慌的抹去她的泪水。
-
-  舒岑婕则是对天一翻白眼,真不知道为什么同样身为女人,舒妤如就这么的情绪化。
-
-  偏偏这个情绪化的女人还遇上一个外表看来还算刚强,实际上却也被眼泪支配着走的男人。
-
-  「你为何欺骗我?」舒妤如哽咽的问。-
-
  「你说什么,我不懂?」蓝煜翔一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模样。-
-
  「你不要装傻了。」-
-
  装傻?!蓝煜翔闻言,更觉得无辜,「我是真的不懂,你可不可以说得更明白一点呢?」
--
  「我看到了……」她欲言又止。
-
-  「看到了什么?」他心急的问。-
-
  「我看到你在看相片!」-

-  「看相片?然后呢?」-

-  「你说——你很想她。」她困难的将话给说完。-
-
  情人眼里容不下一粒沙,这个铁铮铮的事实,叫谁都无法忍受。-
-
  蓝煜翔脑袋先是一片空白,一时之间不能理解,最后他才想到……-
-
  「你说相片?你等一下,」蓝煜翔二话不说,立刻折回书房,拿出相片,「是这一张吗?」
--
  舒妤如看了一眼,哭得更凶。-

-  遇到这种情况,他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
  「先省省你的眼泪,」他拿出手帕用力的将她的泪水抹去,「她是我妹妹,我想我妹妹你为什么要哭?」-
-
  舒妤如泪水倏然一停。
--
  「你……妹妹?!」她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
  「对啊!我有个妹妹,你知道吧!」
-
-  舒妤如楞楞的点了点头。
--
  「她三个月前,出车祸死了。」他的眼神有点哀伤,「撞到她的那个人,现在还没抓到。」-
-
  「真的吗?」-

-  「千真万确!」他没好气的说。
-
-  「噢!」舒妤如吸住欲流下的鼻涕,眼泪稍止了一些,掩着鼻子,小心翼翼的目光看着四周。-
-
  真是丢死人——误会别人还这么理直气壮,搞得人尽皆知,这下可不知道怎么收场了。-

-  「为什么一个人活了那么多年还会那么笨呢?」舒岑婕实在难以相信眼前急转直下的情况。-
-
  「对不起!」她嗫嚅的回答。
-
-  「你现在要说对不起的,好像不是我吧!」舒岑婕很明白眼前这个男人可不会那么轻易就放过她大姊。
-
-  舒妤如闻言,忍不住偷瞄了蓝煜翔一眼,就见他一脸阴郁,这下她完了。-

-  「我头突然有点晕。」舒妤如连忙拉住妹妹,「岑婕,我想要回家休息。」
-
-  「里头有张很大的床,你可以慢慢休息。」蓝煜翔轻易的就把她给抓进自己的怀里,「很抱歉,舒小姐!我有事要跟你姊姊私下谈谈。」-
-
  「我了解!」舒岑婕点了点头,「你们慢慢谈吧!我先走一步。」-

-  「岑婕……」
--
  「下次遇到这种事,麻烦你先搞清楚,」舒岑婕一点也不留情的打断舒妤如的话,「若再摆乌龙,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
  舒好如闻言,立刻闭上嘴。
--
  「小林,开车送舒小姐回去!」-
-
  「是!」小林开心的接下命令,老实说,他最喜欢这种任务,载着美女这种事还真是「赏心悦目」。-
-
  ???
-
-  当只剩下两个人独处的时候,蓝煜翔一脸阴郁,不发一言。-
-
  「对不起!」舒妤如只好硬着头皮打破沉默。
-
-  蓝煜翔看了她一眼,还是不理她。-

-  她不安的站在他的面前,「对不起!」她再说了一次。-
-
  他还是不理她。-

-  她的眼眶一红,「我要回家了。」-
-
  「等等!」他长手一伸,拉住她,「我有说你可以走吗?」-

-  「可是你又不理我!」她口气有着埋怨,她可以忍受他骂她,但她就是无法看他这么冷淡的对待她。-
-
  看到她的泪,蓝煜翔无奈的叹了口气,把她抱坐在大腿上,「我是真的有些生气,为什么对我那么没信心呢?」
-
-  她迟疑的咬了咬下唇,与其说是对他没信心,不如说是对自己没信心吧!
-
-  「你那么好,我那么平凡——」-
-
  「我可不认为你平凡,」他的手指按在她的红唇上,「你很特别,特别得令我巴不得拥有你一辈子。」-

-  这算是一种承诺吗?她直视着他专注的眸子。-
-
  「不会再有下次了,」她忍不住吻了他一下,「我若有什么疑惑,我会当面向你问清楚。」-

-  「这样最好!」他回搂了搂她。「我爱你!」
--
  他低沉的声音中流露出的柔意,令她想哭。她吻了他,然后伸出双臂,紧紧的抱着他。-
-
  命运对她是仁慈的——舒妤如感激的心想。